追蹤
雅德賽思理想教育發展協會
關於部落格
本會之設立乃希望透過活動,公開尋求和凝聚家長、老師和學生,形成一群群教育聚落,結合大家的心力,實踐教育理想,本會將舉辦演講、研習營、講座、營隊、生活營、夏令營、冬令營、親子旅行營,以號召並結合追求理想教育之家長、老師及學生,共同推行理想教育的實現。
  • 361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商周副總編 奶爸教育夢 請聽園長 細說源頭 (上)

一、提前的豐富體驗 從我的幼年經驗來看,我發現我很早就有自學能力,很想學習,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動力呢?第一個是因為我們家有七個小孩,我排行老五,小時候我們家裡蠻窮的,根本就沒有什麼書可以看,因為我排行老五,所以老大、老二、老三、老四每個人差兩歲,年齡就拉很長,因為我沒有書可以看,所以他們的課本就變成我的課外書,因為上面有四個兄姐,教科書就有很多種,各年級的什麼課本都有。 我從小的課外書就是哥哥姐姐們的課本,我覺得這個對我的好處是,因為我自己都事先看過了而且都有印象,因為都有預習、都有感覺,後來等老師教的時候雖然我不是完全知道,但都有印象。所以整個小學的課程對我來講,都還滿簡單的,學業成績和自信表現都很好。所以學社老師們現在給小孩一些比較成熟的東西、看一些書、接觸一些超乎他年齡的東西,你不要認為說他不知道,你也不需要跟他講得很清楚,不必硬逼他們要懂,等到長大之後就覺得很容易了解,他以為是一種直覺,其實是因為先前有一些經驗,對他的成長來講是很有幫助的。那時候我小小年紀對各年級課本都有印象,我本來以為我是很聰明,但其實是因為我都先看過了,有較多預先的體驗讓我很容易去了解和學習新事物。 相對於我的輕鬆學習,我哥哥跟剛好我相反,他必須要很用功,而且因為他排行在我前面,一切都要從頭開始,所以每次考試都要努力準備才有好成績。在兒童學社裡,我們不想揠苗助長,也不想執迷於贏在起跑點,只是多多提供未來可能遇到的情境,多多提供和鼓勵孩子去體驗和體會,未來的成長和學習就會變成一件很輕鬆自在的一件事。 二、密切的同儕互動 我成長的地方是三峽鎮,在四十多年前算是很小的偏僻小鎮,一年難得有一位國中生考上建中,鎮上只有幾條街,而我住的那條街同齡鄰居玩伴之中,連我居然就出了四個建中的學生,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。 我真的很幸運,都是遇到一些很踏實認真、家庭都很正常的鄰居小孩,我們都不知道後來會一起考上建中的,只因為從小這樣玩在一起,就是一群互相砥礪的同儕,誰家有書,就去他家看。我常常想:如果我們分開來成長,不知道會怎麼樣?同儕影響真的很重要,要是我們四個分散到其他地方,我們發展的結果可能差很多,還好我們住在同一條街坊、常有互動,所以從同儕身上得到很多成長。 回到兒童學社的教育角度,我們應該要讓孩子有一群學習同伴才對,剛開始同儕之間也許都不是很優秀,但是「你給我一點、我給你一點」,彼此可以長期累積互相砥礪成長。我常納悶自問,為什麼我們前面幾屆、後面幾屆再也沒有出現過這麼多建中,但就在我們那一屆出了七個?而且大部分都是住附近的鄰居,原來就是從小有一群密切的同儕,因而得到一起成長互相砥礪的絕佳效果。 三、師長的鼓勵 我們家以前開工廠,有很多工人,爸媽都很忙,以前我怎麼長大的我不太清楚,後來我媽媽講說,連孩子吃飯都常常是工人們幫忙「東餵一口、西餵一口」,父母根本沒有時間管我們。 有一個工人因為喜歡我媽媽的妹妹,後來成為我的姨丈,當時特別照顧我。上小學前他跟我說,如果我考第一名就騎腳踏車送我去上學,以前腳踏車很稀奇,我那時候想說:「這個(考第一名)我一定要做到。」所以我上小學真的考到了第一名,雖然他後來後悔了,因為太忙沒有時間載我,但我仍然因此建立對自己的成功信心。 而我們那個年代,小孩子總是頭剃的光光、穿的破破的,打赤腳,小三的時候才有布鞋可穿,就是中國強,當時能被單車載著上學等於是現在用黑頭車接送一樣風光。老師長輩的一句鼓勵話,居然激勵我為了我想要的,而把零散的時間精力集中起來努力達成目標。所以我覺得這一樣可以運用到學社教育,鼓勵孩子們為目標而努力,比如說我女兒舒妤很想要出國、很想要坐一台很大的飛機,那這個目標可不可以設定成如果很努力的話,才可以得到;比如說她現在很想要養寵物,若怎樣努力、做到什麼的話就可以如願以償。所以我們從小就可以看著他們的夢想、鼓勵他們。我很感謝我那位姨丈,因為我很想被他載著上學,他知道了就說:「好好考試第一名的話我就載你。」 在兒童學社裡,就是鼓勵孩子努力去實現自己的夢想,孩子夢想成真的話,變成他們只要想到的,就會相信自己努力就可做得到了,終其一生也將會勇於不斷重複這樣的成功經驗。 四、遇到好老師 我覺得我以前遇到的好老師很少,相信其他人的狀況也應該一樣,遇到的好老師也很少,我相信所有老師都沒有要故意害小孩,可是為何十個裡面就有八個會成為我們的阻力,而不是助力? 像我今天跟舒妤講說:「你要參加新光三越繪畫比賽嗎?」她說:「對。」我跟她說:「其實爸爸以前也很喜歡畫畫。」她就問我說:「但是為什麼你現在畫的那麼爛?」我就回想到,我小時候也很喜歡畫畫,也畫得不錯,有一次老師還叫我上台畫畫,我畫了稻田,心想稻田裡有「秧苗」,我就一棵一棵畫,他很不耐煩就故意跟我說:「你可以再畫蚯蚓啊、雜草啊!」,我聽不出他跟我說的用意而真的畫了蚯蚓,他氣得大吼:「你用綠色塗滿一片,就是稻田了嘛!」 當老師的他也不會跟學生明講,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,很多老師一旦脾氣來的時候就突然失控,不會跟學生和顏悅色,故意叫我畫蚯蚓,看我會不會不要再一棵一棵畫「秧苗」,結果我不如他意,他就越來越生氣。就像我們去訪問于美人一樣,老師質問她和她的同學在升學班為什麼還要參加桌球隊,然後他的同學慚愧哭了,於是老師問他:「那你呢?」于美人就說:「我知道你的意思,但我哭不出來。」 這就像我小時後那個老師的態度一樣,為何要對學生如此濫用心機?我在小學高年級的導師,他抱怨初中取消了失去了補習的豐厚收入,就一天到晚在學校外面做鋸木場的生意,無心教書,上課的時候公然看武俠小說,而且還常常叫我出去幫他租書,看完了,再去租一本。學生一吵,就罰抄書,不合心意,就體罰羞辱。 反正他就是很暴躁凶悍就對了,學生都很害怕。後來他得癌症死掉了,之前樊雪春教授跟我們說過,人會得癌症跟他的情緒有很大的關係,那個老師的脾氣真的也很差,以前他在雲端,但初中取消之後老師賺不到補習錢,所以就很鬱悶,而他也叫學生去他家補習,也與那些跟他補習的學生非常好,我們那一群比較窮的沒去補,他就對我們很不好,但是我們沒有補習的,因為想要打敗那些有補習的,所以就更加努力,後來第一名都是我們包辦的,那位老師就因此更生氣。 因為他忙於外頭鋸木場的事業,經常缺課也常常找人代課,我們不是沒人管就是代課老師管不住,就放風、打架。我記得我們一天可以打四、五場架。因為當時很風靡少棒實況轉播,我們打架也是「實況轉播」,就把桌子圍起來,椅子橫擺架上去當轉播攝影機。我們那時才小六,已經打到有一個小孩拿刀子、一個小孩拿鐵鍊對幹。 代課老師管不動,被我們較壯的同學推開,結果這位導師剛好回來發現,就一把逮住那位同學,打他、踹他、甚至抓著他去撞牆,我們那時都很害怕,覺得怎麼會有這樣凶殘的老師? 國中的時候有一位美術老師,我覺得他的畫畫的很好,好像是一位藝術家,可是他人長的非常矮,我記得他姓潘,所以學生都叫他「矮仔潘」,他氣死了,他單身住在學校提供的教室當宿舍,看著他一天到晚喝咖啡。教素描超嚴厲,他會故意從後面把你的鉛筆突然一抽,沒抓緊被抽走,一巴掌就打下去。因為他太矮了,就叫我們半蹲讓他打,甚至他跳起來打,那個力量多打啊!我看到有同學被打到滿臉紅腫、全身發抖,這樣子我們會喜歡畫畫嗎? 雖然他對很會畫畫的人都很好,但他的教育太偏激極端了,大家都很害怕犯錯,為什麼他要這麼嚴厲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很害怕上美術課,怕被打,畫畫當然就越畫越沒有興趣了。 可是我對工藝課卻很有興趣,因為工藝老師很漂亮、很親切,她很喜歡穿熱褲、穿低胸,國中生思春期的我們常常喜歡藉機問她問題,一大堆人就擠去看她,我那時就會有動力,想要討老師歡心。有一次是用火柴棒做創作,同學們都隨便亂做,那我就想說,「要怎樣討老師歡心?」我就想說要做金門大橋,收集一大堆火柴一根一根黏、棉線一條一條綁、做完了還不夠,還要漆成紅色的。那時候做起來後真的好棒喔,老師也把它放在工藝教室裡陳列,我覺得真的得到她的歡心、得到她的認可。有一次她用鐵絲叫我們折藝術品,我沒有工具,就忍痛用手指一段一段折鐵絲,折的好像籠子一樣,終於折成一隻立體的鐵公雞。 學社老師也要善用學生對你們的情愫,如果他喜歡你的話,他就會做很多事情想贏到認可,所以老師對學生的影響真的很深。而且學社老師一定要快樂、身心要健全,因為學生是弱勢的,老師要怎樣就怎樣,前一陣子聽到說,學校裡面有許多不適任的老師,但是怎樣都弄不出去,因為有師資法保障,甚至把不適任的老師調行政職,那更糟。學校老師就是這樣,就好像結婚後不管怎樣都不能離婚一樣。所以學社老師的心理平衡很重要,才能成為孩子的助力,而不是阻力。 五、美好的比賽經驗 比賽是對當時的鄉下小孩子來說是可以去「觀光」的機會,我記得那時候我們曾去板橋的國小比賽,路途遠又花時間,必須包遊覽車,等於是一種校外教學,很令人期待。我記得有一次是合唱比賽,早上是初賽,下午是複賽、決賽,所以要帶點心當午餐吃,因為那時我們比輸了,上午被淘汰,中午就要回去了,我們就很難過,一天的行程都泡湯了。 然而比賽的時候讓我們發現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,原本覺得自己還不錯,但是出去比賽時連邊都摸不上就回去了,所以以後就會多努力一點。在孩子學習過程當中,有機會就讓孩子去秀一下自己,但不要故意給他挫折,這是第一點;第二點是,比賽就要當成一場盛宴,有吃有喝有玩,比賽準備過程可以提供孩子一些好吃、好喝的,比賽後不管輸贏,精神安慰或物質鼓勵都會讓孩子開心,我覺得兒童學社要給孩子美好的比賽經驗,也因為比賽讓孩子自我挑戰而有突破,我覺得我自己小時候好像就是充滿這樣美好的比賽經驗。 六、支持孩子的興趣 我是1959年出生的,1968我小四的暑假,紅葉少棒大敗世界冠軍日本隊,從此台灣舉國瘋狂少棒熱,所以我和哥哥努力做家事賺零用錢,花了好久存了九十幾元才能買一隻手套,對當時的孩子來講,那是了不起的一筆財富,因為那時候大人的薪水可能一千元不到。 我媽媽當過護士,看到醫生賺很多錢,所以從小功課好,就一直要我要當醫生,每天跟我講,反而講到我快煩死了,我就是不讀,我一聽到「醫生」兩個字就反感,因為我媽媽每天一直跟我講,講到我快爆炸了。而科學是什麼?我媽媽可是一竅不通,父母不逼迫,自然就成為我的興趣。 1969年夏天,我小五的暑假,人類首次登陸月球,那時候很瘋狂,有電視轉播,很多電視影片都在介紹太空,啟發我對科學的興趣。那時我也想要研究發射火箭,所以我需要大量錫箔紙來做火箭的外殼,那時雜貨店也找不到這種東西,所以我東想西想,只能從我爸爸下手,因為我爸爸抽煙,每包香菸內層都會包一層錫箔紙,我就偷偷收集他的香菸盒,有一次被我爸爸看見,他二話不說,就打下去,他以為我在偷學抽煙,可是我來不及解釋火箭的事情,因為那時候他太忙了,打完他就走了。 我雖然滿腹委屈還是默默繼續進行我偉大的科學計畫,偷拿一大堆拜拜的鞭炮,取出火藥當燃料,經過了幾個月努力之後,真的做成了一支火箭,還拆了家中板凳當發射架,於是得意洋洋地邀請我的同學過來參觀,後來一發射火箭,竟然原地燒得精光,差一點引起火災,整個火箭沒離開地面半吋,被同學笑到半死,弄得我不敢再搞這種科學冒險了。 因為我被老爸打、被同學嘲笑,我超愛看科學節目的時候,父母還跟你搶台,科學的興趣一萌芽就被打壓,怎能成為科學家呢?我發現現在孩子的興趣也沒有特別照顧到,當孩子在某方面有興趣的時候,他真的需要被引導,當這個孩子露出一些光芒的時候,大人可不可以當他的翅膀?幫他起飛,我覺得這個很重要,孩子整個成長過程中,不要都是偶然,「啊,我好幸運遇到一個好老師。」可是很多人都遇不到,我們要怎樣讓好老師成為必然?就是要在今天,就是要在兒童學社,就是要找到好老師、好同儕、好的program。在時時關照孩子的興趣過程中,學社老師要適時當他們的翅膀,相信孩子因此應該會成長的更好,至少他們更有機會發揮自己,所以兒童學社立志要把教育「偶然變成必然、阻力變成助力」。 七、從小建立正面價值觀: 家長也沒必要過度保護孩子不要受到什麼壞影響,其實變壞的多是孩子自己也認同那樣的偏差價值觀,真的是防不勝防。現在的環境有現在的複雜度,以前的環境也有以前環境的複雜度,不要說現在的環境變複雜,其實以前我們也有校園霸凌,高年級那群經常打架的孩子後來都去混幫派,我們以前小學六年級就有人生小孩,他家有兩三層樓還有庭院,在那個時代是很有錢的,還有轎車呢。因為他家很有錢,所以就讓他生了當爸爸,但是這樣的小爸爸能知道自己要幹嘛嗎?他憑什麼能力可以結婚生子?小才六的他能怎樣?能負什麼責任?只因為家裡有錢的關係所以就可以讓他生小孩嗎?這個富有家庭在傳達給孩子怎樣的價值觀? 小學高年級,導師不務正業愛體罰,同學成天打架混幫派,我也不知道為何沒有變壞?我的價值觀怎麼來的?我後來發現我的價值觀很可能是從我的最要好的同學來的。 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遇到一個轉學生,他爸爸是船長,有一次因為躲颱風不得已跑到大陸港口避難,一回台灣就被警總抓走了,因為當時兩岸敵對不可以私通,就算船沈沒,也不可以去靠大陸的港口,台灣當局高壓統治,警備總部認定他爸爸一定是通匪才去停泊大陸。那時船長的待遇多好啊,而且他是商船,躲避颱風為了顧及船員性命,不得不到大陸港口避難。他爸爸以前多有錢啊,還請傭人,太太又漂亮,結果從雲端掉下來之後,誰第一個跑掉?就是老婆先跑掉,爸爸四處去找媽媽回來,家裡剩下兩個小孩,雷雨夜嚇到抱在一起哭! 所以我同學從小開始就要學會自己煮飯,照顧他弟弟,他是一個很堅強的孩子。他常常很不滿,為什麼政府要這樣對待他們家?他爸爸只是為了要救他全船人的性命而已。船長爸爸在陸地上什麼都不會,只好去當工人,居無定所,入不敷出,不得已把小孩子送到三峽的姑姑家中寄人籬下。 寄人籬下就是等大家吃完飯的時候才輪到他們吃,吃最爛、吃最差的,就是這樣子,然後每天上學就是坐在那邊不跟人講話,因為他有很多哀怨。我是班長,所以我特別照顧他而成為好朋友。他爸爸之前買給他許多書本和雜誌,他都帶在身邊,也成為我們最好的精神糧食,我們經常談到天亮,憤世嫉俗且充滿理想的正義感。小學同班到了國中之後也在同班。 我們國中同在升學班,老師很注重成績,只要錯一題就打一下,逼著全班都作弊,只有我們兩個最怪胎,不屑同流合污,堅持不作弊。我們那時候國中男生情竇初開,有些女老師穿迷你裙,我們的教室樓梯是一層一層的,有穿透效果,一下課大家都故意在樓梯下面玩,故意偷瞄女老師裙下風光,而我們兩個人都不去,因為我受到他的影響很深,都覺得這樣不對,同學們什麼事都做,可是我們兩個人,就是不會去跟著大家做那些事情。 國中班上有些頭頭,有一些惡勢力,有一次他們作弊被老師發現,就來質問我們說:「是你們告密對不對?」他回答:「無聊,你考一百分關我什麼事?雖然我只考五十分但也是我自己的成績。」但他們仍認定是他告密,所以一群人就要圍過來打他,他就一個人站起來狠狠地說:「你打看看!」結果那些很悍的人也是沒打,因為他眼冒兇光,他寄人籬下多久了,累積了多少憤怒?一付不要命的模樣,看了也會令人縮手。 爸媽不在身邊,缺乏關愛,每天寄人籬下被人家欺負,得不到認同,得不到溫暖,所以他弟弟後來就去混幫派,但是我同學反而想力爭上游,因為他知道自己要努力讀書,他知道他要爭一口氣,他把負面轉為正面,自己要更好才能打敗這些欺負他的人,我從他身上看到很多勇氣和擔當。 建中高三有二十五班,一千兩百五十多名學生幾乎清一色要讀理工,要考文組的也只有一百多人,也是實用熱門的法商為主,全校只有區區16個人選讀文史哲,那時我們的教務長覺得:「怎麼可能,我們學校應該都是理工科的,你要讀文組,要嘛就讀法商,怎麼會去選文史哲呢?」一個建中的教務長居然是這種想法,一一召見這些學生,勸我們改志願,不找我還好,找我的時候我就說:「偏不改!」我覺得說只要有人找我的麻煩,我就變得更強硬。 甚至後來我在軍中服役的時候遇到連長貪污,很多軍官都跟他同流合污,我不要,結果就被排擠了,後來有一次他找我麻煩,我氣不過,就反抗他,他就罵我「以下犯上」,我就說:「什麼以下犯上?」結果我就把他所有的不是都講出來,連長有配槍,當場把槍掏出來,說:「你再講,我就打死你!」我就說:「來啊!我死你也沒得活了。」他不敢,就把槍收回去了,當時我就是正氣凜然,但想想自己也真的太衝動,如果一槍打下去,我可能就沒命了。 所以,孩子的勇敢和價值觀其實是從小被好朋友感染的,看看自己朋友的所作所為,耳濡目染就從他身上感染看到一些東西。像之前學社老師的東西被當街搶走了,那位老師很勇敢的去追騎車逃逸的歹徒,有一個孩子很明智,立刻記下車號。每一個人都有優點,有人勇敢、有人機智。所以老師要跟孩子發覺和分享彼此的優點、欣賞這些優點,讓他們不得不被好的同學感染,感染到正面的價值觀。 我那個同學後來讀台大化學系,之後成為補習班名師,他就是一心要有錢。他很爭氣,因為從小就有一肚子氣,因為原本他認為他爸爸是船長是英雄,但之後什麼都不是,他就很氣:「為什麼會這樣?為什麼會這樣?船長在陸地上一點用處都沒有、又沒有錢。」他就非常非常的憤怒政府社會的不公不義。後來弟弟去混幫派,他更不捨,小小年紀父母離異雙雙離家,雷電交加的黑夜,都是他在哄弟弟:「不要怕、不要哭!」他很愛弟弟,認為弟弟比他高大帥氣、比他聰明優秀,怎麼會淪落到這樣子?他覺得他的弟弟完全被糟蹋了。 小四開始直到國中畢業,我們經常會聊到深夜,我常常去他家住整晚,我也常常邀請他來我們家住,我覺得我們這種友誼真的不知道怎麼形容,就是什麼都可以談,因為我們家的工人很愛喝酒,所以我們那時候才小學年紀,就突發奇想,一時興起學大人喝酒,就湊錢買一瓶「竹葉青」來喝,還買了一些滷味,就是談的好快樂,很想要嘗試「酒逢知己千杯少」的豪爽滋味。 我們還看一般小孩子不會看的書,別人也認為我們是異類,因為我們講什麼他們也聽不懂。就像于美人說他十六歲在高職的時候也是每天混,可是看到建中青年的時候,「什麼尼采?什麼存在主義?他們在講什麼?他們是外星人嗎?」他就覺得:「他們已經到這種程度,那我在幹嘛?」而我那個同學非常上進好強,只想要跟強者在一起,因為國小國中我的成績都很好,所以他覺得可以跟我在一起。 可是等我們同時考上建中之後,他就拋棄我了,因為建中強者更多,他的新朋友是他班上的一位同學,功課超棒,運動方面很強,踢足球的時候帥斃了,家裡很有錢,住新生南路豪宅,我記得我們去他家的時候,還招待我們一堆好喝的飲料。因為他想要的朋友都是強者,有了一個更強的依靠,沒多久他就跟我說:「你沒有什麼、你沒有什麼了不起!」我當時很沮喪,為何上了建中之後,我最好的朋友就不理我了。 八、教育需要完整的氛圍: 儘管建中是我一生最低潮的時期,但我最後依然挺住了。我要強調的意思是說,孩子一定在高中之前要裝備好,我覺得國中是一個關鍵,價值觀、能力什麼都要奠定好,上了高中之後就沒有機會了,有以前那麼密切的同儕嗎?都沒有了,到高中的時候,家附近的街坊鄰居的同伴就分道揚鑣各分東西了,我搬到永和,好多人搬到台北。 我國中時期最幸福,班導陳淑梅老師很關心我,因為我們家都是工人,連書桌都沒有,我父母就讓我去老師家寫功課,小學痛恨寫功課的我,上了國中卻因為喜歡導師,所以願意寫功課了。陳淑梅老師是三峽祖師廟藝術大師李梅樹教授的外甥女,一家人都非常有教養和充滿文化氣息,他們家藏書豐富,從第一本讀者文摘到最新一期都有,那是當時最好的雜誌,老師除了陪伴我們寫功課,不會特意教什麼,所以我當時就趁機廣讀老師家的藏書。 我的國中國小時期都在一個很棒的教育氛圍,充滿感情要好的老師和同學,可是這個氛圍到建中之後就沒有,建中同學來自各地,有人從桃園趕來,有人從基隆趕來,一大早為了趕八點的朝會,一下課趕著搭車回家,誰也難得理誰,師生關係也很疏離很功利。 記得我上建中的第一堂是生物課,老師第一句就說:「你們考上建中別高興,如果三年後的那場戰爭沒有打贏,你們什麼都不是。」講完就開始講解聯考題目,還問我們說:「你們會嗎?」很多建中生志在醫學院,這位老師是補習名師,我記得他說當時月入十幾萬,相當於現在的月入百萬,每天坐飛機南北跑,因為要去高雄趕場,講話沒有什麼聲音,骨瘦如柴,似乎沒有力氣了。他這樣嚇唬我們,言下之意,好像每個人都非要找他補習不可。 建中老師第一堂課就灌輸我們這樣的功利價值觀,同學們馬上低頭開始抄題目,放學找補習。可是我的價值觀不是這樣子啊,我為什麼要考建中?我嚮往的是自由學風,追求智慧成長。 我哥哥是建中夜間部,跟我有很大的情結,因為從小學開始我考試隨便亂考就第一名,可是他很認真的考就只有第二名,因為班上第一名是老師的小孩,成績好到不行,通常第一二名可能只差一兩分,但他們是差了幾十分,那個第一名後來是北一女儀隊又考上台大,簡直是天才,我哥哥怎麼可能擊敗她?但是我父母不了解,只會責罵我哥哥不努力:「弟弟第一名,你怎麼老是第二名?」所以我哥哥很鬱卒,不管他再怎麼努力都只有第二名。 到了國中,他在國三升學班,我在國一升學班,老師陣容都是一樣的,有位老師上課的時候,就好奇問我哥哥說,「你弟弟是黃能得喔?為什麼你的數學那麼爛?理化這麼爛?」其實我哥哥高中能考上建中夜間部也算非常優秀,因為那是當時明星高中的第四志願。我非常感謝我哥哥常帶建中青年回家,看到這些文章,讓我非常嚮往建中學生的才氣和見地,激勵我很想要考上建中。 但是進了建中日間部的第一堂課,竟然遇到補習名師,他只想要賺錢,也教學生只想升學,不需在乎其他,沒有理想、沒有熱情,充滿「你擊敗我、我擊敗你」功利氣氛,明星高中的升學主義令我非常嫌惡和不適應。 我當時白天上課都很痛苦,每堂都在發呆,無心上課。還好建中的課後社團活動很多,到了晚上五點放學之後,我整個人就有電了,講演社、國學社、航空社……,每一晚參加一種社團,經常忙到晚上十點,我簡直是在上建中夜間部嘛。 九、老師要成為學生的人生導師 當時有一本暢銷書叫「拒絕聯考的小子」,作者是建中學長吳祥輝,只比我大沒幾屆,我看到那本書之後,就覺得好崇拜。到了高二我已經覺得受不了,來不及拒絕聯考就不想再讀下去了,我不可能主動休學,爸媽一定不答應,所以我就去翻校規,研究要如何被建中退學。「記三大過、對師長不敬、做出對國家危害的事情、犯罪」,這些好像也很難做到,後來看到:「無故曠課十六堂自動退學」,這條校規就好像救命仙丹一樣,終於被我找到了! 我當下決定要無故曠課,還記得當天便當的菜色,就是茄子和荷包蛋,高二下學期剛開學,初春天氣還蠻涼的,我就逗留在建中對面的植物園,因為那裡樹太多了,感覺很冷,枯等到中午時刻,飢腸轆轆吃完冷便當,之繼續看我自己的閒書。第一天熬過了、第二天熬過了,一天八堂課,兩天剛好十六堂,應該足夠了,第三天一早跑去教室拿點名簿一翻,居然沒有登記我曠課,我立即去找導師理論,問他:「為什麼沒有記我曠課?」他說:「我以為你生病了。」導師怎麼說就是不肯記我曠課,令我非常懊惱。 當時我非常熱衷參加國學社的活動,指導老師是文化哲研所畢業的辛意雲老師,他的藝術造詣很高,國學底子也很深厚。國學社主要在研讀史記、論語等古籍,雖然高中課程也會教到,可是課堂老師都在講一些考試的東西,比如說「『盍』各言爾志的『盍』是什麼意思?」都是一些無聊解釋和典故,考試的死知識,這有什麼好玩的?辛意雲老師卻是在講人生道理:「孔子想要鼓勵每一個弟子的自己志向,所以我們也要追求自己的想法和志向。」他將古聖先賢的智慧來啟發我們的生命,讓我感同身受如沐春風。 辛老師講史記項羽自刎的那一剎那,講到我們都快要哭出來了,講的非常戲劇化,很精采又深富感情,他是我非常喜歡和敬仰的老師,所以我立刻去找他傾訴心事:「辛老師,怎麼辦?我沒有辦法被建中退學!」他一聽之下,就很訝異,就跟我長聊。 當天放學他陪我一路走到站牌等車回家,就一直聽我的想法,還沒聽完,他說:「我們繼續邊走路邊聊好了。」大概足足陪我走了三個多小時,後來居然走到我永和的家,耐心解決我的疑惑。他問我:「為什麼想要退學?」我就跟他講理由:「因為建中很無聊,什麼學問都學不到、什麼大事也都做不了。」他說服我說:「那你一定要上台大,聯考是必經過程,你一定要進入台大、拿到那個門票才可以實踐夢想,你現在退學了,就沒有這樣的機會。」 由於辛老師的引導和鼓勵,我理組唸到高二下學期結束,立刻轉文組,決定要考上台大的文史哲科系。等到高三才轉文組,通常因為功課不行,在理組表現無望,許多同學自暴自棄,蹺課打架,但我還是沒有受到影響,自己認定目標埋頭努力,短短一年成績從谷底翻升,考上台大第一志願。 辛老師是影響我一生最深的老師,他還帶我去過他家,聽他收集的古老唱片,東西都是超古典的,藏書一拿起來就快要散掉。辛老師是一位非常懷古念舊的人,經常講述錢穆太老師的思想言行,也帶我們學生去拜見另一位毓太老師,他是清朝遺老,當時七八十歲依然聲若洪鐘,清朝已經滅亡六十多年了,他仍一襲長袍馬褂打扮,戴的古玉戒指像石頭那麼大的一顆。 毓太老師的講堂在公館一帶,我讀台大的時候,很多台大學生都還去聽他的課,人數滿滿的,埋頭精讀御批資治通鑑等古籍,就是古代皇帝讀的一樣,跟一般的版本不同,講的是聖賢教訓,像是:「讀書人所學何事?就是要救國救民。」人家說富不過三代,但是清朝皇帝卻綿延十幾代,因為從小對皇儲的教育是非常嚴謹的,要讀經書通事理,而什麼叫經?經者就是永恆常理,就是讓你人生不會迷失,經者常道、正道也。 我在建中國學社受益良多,並且受到辛老師的鼓舞才去讀台大歷史系。考上台大歷史系之前就把錢穆先生的著作全部都讀完了,非常欣賞他的人格風格,我記得當年大學聯考的作文題目是:「一本書的啟示」我就寫錢穆的著作「中國歷代政治得失」。 同樣是建中老師卻有如此強烈之對比,第一堂課的補習名師告訴你最要在意「三年後這場戰爭」,只告訴你「聯考」,然而考完之後,人生下一步要怎麼辦?人生方向在哪裡他都不管;然而辛老師教導學生要思索「未來的長遠人生要怎麼走?」、「你可以成為怎樣有用的人?」、「自己可以為社會國家做些什麼?」、「我們可以為怎樣價值觀而奉獻奮鬥?」。如今我已年近半百,辛老師的教誨仍在我心中迴響。所以當老師就要成為人師、成為學生的人生導師,一定要讓學生看到自己、看到更遠,縱使老師不在身邊,這些教誨還是會繼續影響他一生。 十、要建立教育的生態系統 建中國學社如同一個教育生態系統,單靠一個人力量是不行的,辛老師,加上國學社同學、辛老師的老師、還有他們的著作等等,才足夠深深影響我。要介紹學問、傳遞知識的時候,不是老師一個人說了就算了,你一定要讓一群人醞釀一種氛圍、傳達一種情緒和情操給孩子。不管孩子的志向是什麼,在他沒有找到的時候,父母師長最要幫孩子設想的,就是如何營造這樣的教育生態系統,讓他因此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。 我國小國中時的教育生態系統,一上高中就斷掉了,還好等到高二才在國學社找到了承接的教育生態系統,然而高中社團一週才一次,仍比不上國中那麼密切,老師同學之外,還有家長鄰居的互動。到台大時期則又消失了,大學同學幾乎獨來獨往。越邁向越高等的教育,學生就越來越孤單,台大的我簡直變成了獨行俠。 我記得當時歷史系錄取四十位,後來變成五十幾位,因為有很多僑生進來。班上只有四個人是以第一志願進來的,其他人卻比我們更用功,因為在忙著準備轉系。這個系即使不是自己的興趣,但是台大規定:本科系成績超好才能轉其他科系,實在很荒謬。 每天課堂上考證「誰殺了誰」有這麼重要嗎?難怪大家沒興趣而忙著轉系,我也很迷惑,歷史系一直念下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因此特別去教授家拜訪看看,一看更昏倒了,教授家裡簡直像圖書館,書一排一排的,都是有關考證的書,他為了考證收集了這麼多書,我發現連我第一志願進來的都快要瘋掉了。 我大概念了一學期就快受不了了,但又要本科系成績超好才能轉其他科系,既然無望,所以我心念一轉,那我就唸「台大系」好了,台大各系:法律系、外文系、電機系……不管什麼系,有興趣的課,我都去旁聽,追求「博學」,因此發現,原來這就是我真正想要的「大學」! 十、教育不可離開人生現實 大學時代到處聽課,我好像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文藝青年。那時我父母一個禮拜給我五百塊,那時候算很多了,拿到錢當天就去書局買書,一下子就花光光了,吃飯錢都沒了。大學的時候也猛談戀愛,女朋友一個接一個,後來交到一位住花蓮的女生,我記得大三那年的暑假,她回花蓮,因為思念所以常打長途電話,一個月下來,媽媽發現電話費居然這麼貴,就罵我:「長途電話這麼貴,你還不會賺錢,就這麼會花錢。」罵到我快昏倒了,心想我才花你多少錢而已? 所以我想要自己獨立出去賺錢,乾脆不要住家裡算了,所以翻報紙只要有供食宿的工作我就圈起來,那時候南京東路有一家很有名的韓國石頭火鍋餐廳,有供食宿,我馬上去應徵,結果發現那邊服務生都是來自各校的大學生。 我問老闆:「有沒有供食宿?」他說:「有。」然後帶我去看,在廚房後面看到雙層的上下舖,都是廚師在睡的,堆滿雜物又油又髒,算了!無法鼓足志氣一定要離家睡那裡。一個石頭火鍋那麼重,服務生一次要扛五個,收拾動作也要快,還要幫客人炸花枝丸、烹煮調理,固定薪水非常低,完全要靠服務賺小費,客人把小費投在箱子裡,大家一起分,有一點像共產制,大家必須團結互相幫忙,才能賺到錢。我以前總覺得台大學生很了不起,但是我遇到的這些輔大、師大、世新的同學都好熱情,不像台大學生誰都不理誰,大家都很努力、很親切、很刻苦,而且會互相幫忙,如果你扛不起來,別人就幫你。 努力工作五十幾天賺不到三千塊,我才體會到錢很難賺,之後就學乖了,那個女朋友也斷了。我很後悔為什麼到大三才知道錢很難賺,心念一轉就大量修商學系的實用課程,我告訴自己不要再晃來晃去了,畢業服完兵役之後,我一定要找到一份錢多的好工作。 我哥哥剛好服完兵役,姊姊介紹他去一家小貿易公司工作,當時台灣最當紅的工作就是貿易掛帥,有所謂五大貿易商,更是年輕人最嚮往的公司。我哥哥還跟我特別推薦「高林」是最棒的,「高林」號稱「高手如林」,董事長、總經理都是台大畢業的。哥哥把高林講的跟神話王國一樣,所以我立志將來一定要考上這家公司。不斷猛修有關國貿的課,也到外貿協會上課充電,那時國貿局長是蕭萬長,還當過我們的講師。 我一服完兵役就去考「高林」,數百個優秀競爭者人最後只有十二個人考上,別人都是國貿系、商學系的,只有我一個是歷史系。如同麻雀變鳳凰,只要被高林錄取就有機會變的很有錢。總公司就在敦化北路台塑大樓六樓,當時進駐台塑大樓都是一流企業,每個人都是西裝筆挺進出台塑大樓,用餐時刻樓下的大型餐廳,放眼望去儘是各大企業的優秀菁英,覺得自己彷彿置身雄霸台灣經濟的主流。 「台灣涼椅」的老闆曾振農,代表了當時外銷的榮景盛況,不只是他有幾十部賓士轎車待客,也有很多外銷工廠老闆,專門用賓士轎車接送客戶和貿易商,一招待就去高級飯店和酒廊,叫一大堆女侍來陪酒作樂,就是過這樣的紙醉金迷的日子。第一年工作下來,我是不是達到我人生的目標了?果然是「高手如林」因為都是看到金錢、權力、享受,可是偏偏我似乎格格不入。 我同事勸我說:「做生意就是這樣,廠商招待你,你逢場作戲就好了,你不要拒絕廠商、得罪客戶,有福一起享,有錢一起賺嘛!」那時候貿易商業務員就是這樣,下單然後收回扣,就是一定要這樣賺錢就對了,難怪握有訂單的資深業務員、經理、協理們都能住豪宅開名車,有錢到不行。 那時我的收入還不錯,可是我依舊自動放棄,當時我的主管是台大森林系的學長,他勸我說:「你可以變的很有錢,為什麼放棄了?這就是社會啊,社會就是這樣子。」可惜我無法接受這樣的社會現實,因為我涉世不深,當時清純的我很難接受現實世界為什麼會這樣子?跟我以前學生時代的熱情理想落差太大了。 商場這些酒色財氣都看到了,當時哪一家高級酒店我沒去過呢,幾乎都去過了,我在社會大學的第一堂課,就已經走遍了「全台」的酒店。那時候的台灣貿易界就像暴發戶,人人都在賺錢,花錢就像是流水一樣,揮金如土,眼都不眨,啪!一把錢就丟下去,很多人真的有錢到不行。 高林在台中下單的一家工廠是波蜜果菜汁老闆投資的,波蜜企業多有錢啊,有一次我們受邀去老闆家派對,看過之後,我才知道什麼叫做豪宅,隱身寬闊莊園,建築全部都是大理石堆砌而成,金碧輝煌到我不知道怎樣形容。 我在高林貿易是負責家具的外銷業務,廠商要做sample給我們審核,sample要做的很棒、很好,客戶才會喜歡和下單,有些工廠老闆為了調製最棒的油漆,竟然是用舔的方式去測試成分,他們已經賣命到那種程度了,就是犧牲健康也要做到最好來搶訂單,甭提一般工人,更是付出生命在拼經濟。 為了趕工,有些工人甚至睡在工廠,家具是非常高污染的,木屑噴漆四飛,整個工廠都是像煉獄一樣,你看到工人為了賺錢,口罩能擋多少漆?口罩上面已經一層漆了,他還在噴;整個頭髮都染上顏色了,還在噴。我看到極高階層與最底層的對比,你幾乎快要掉眼淚。而且工廠環境非常惡劣,因為是搭鐵皮屋,夏天的時候,高溫、高污染,而且裡面都是什麼樣的工人?都是鄉下農人,農事一忙完就來做,「台灣涼椅」裡的工人全部都是戴著斗笠的農人,這些都是低工資、高污染、高利潤,才會賺那麼多錢。南投竹山秀麗優美,工廠居然直接把污水,滾滾排放到翠綠稻田裡,台灣的經濟奇蹟就是付出這樣昂貴代價被創造出的。 十一、找到志趣相投的工作環境 我覺得這樣的景象太可怕了,毅然離開貿易公司,但要找到合乎自己的理想堅持、又要能賺錢的工作,那該怎麼辦?我決定進入廣告業,至少可以應用到一些文學的東西,而且又是有關商業的,廣告業也滿光鮮的,只管廣告行銷,你不用看它生產的骯髒污染的過程,賣相弄得漂漂亮亮,接近消費者、賣場、媒體、展示會、辦活動,多有趣啊! 我一開始待的「高林」是一家幾百人的大公司,同事關係很疏離,所以我希望能在一個五十人以下的小型公司工作,同事感情會比較好。那時候前五大廣告公司我都考上了,我就選了規模排名第五的清華廣告,負責創意文案,也頗受公司重用,得到過時報廣告獎。 公司在南京東路辦公大樓,我們清華在七樓,九樓的聯中廣告就是後來的麥肯,我常常在電梯遇到這家公司的人,也會跟他們打招呼,一問之下,他們的董事長是台大經濟系畢業的博士,總經理和經理很多台大人,我心想一定要去那家公司試試看。但是我那時年輕氣盛,不懂人情義理,不知道原本的公司對我這麼好,我就任意跳槽,結果舊公司總經理打電話給新公司的總經理,抗議我忘恩負義,可是我覺得這是大人間的戰爭,我不以為意,然而平心而論,兩家公司其實都對我很不錯。 我跳槽之後,真的發現這真是我人生最愉快的工作經驗,大家打成一片,去同事家玩、假日一起去旅行,完全沒有商業現實的銅臭功利氣息。廣告人回到家都是藝術家、音樂家,我之前沒有過那麼高文化水準的同事,聯中廣告是我待過之中最快樂的公司。同事感情、價值觀、整個感覺,甚至連客戶的水準都很棒,儘是國內外名校MBA,年終尾牙演戲同樂時,也可以開心放肆地逗客戶笑到不行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